6up河洛炉业:生物质炉具如何商用化

当前位置: 主页 > 产品中心 >
发布日期:2021-05-10 01:05

  河洛炉业是位于河南禹州市的一家专业自主研发生产生物质炉具的公司,自2007年中标农业部藏区“一灶一炉”温暖工程项目后,已连续四年成为中标单位。

  该公司相继推出了炊事炉、采暖炉、炊暖炉、回风炉、防氟炉等创新产品,其生物质气化炉系列产品可用柴薪、秸秆压块等。

  公司董事长陈瑞全介绍,公司目前每年一万多台的产量几乎全部销往青海、西藏、新疆等地区,改造项目完成后,到2011年底公司产能有望突破十万台。随着产能的扩张,公司经营重点也将转向在河南、河北、山东等传统农业地区。这些地区农民生活水平较藏区高,需要经济实用而又安全卫生的炉具,同时还能有效利用农村丰富的生物质资源。“公司炉具最早就是为这种需要开发的,中标农业部项目纯粹是搂草打兔子”。陈瑞全说。

  我国目前节能减排的压力很大,很多地方为了完成指标不得已拉闸限电,但另一方面,我国大量的生物质资源没有得到有效利用。

  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李定凯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生物质利用可以说在所有能源种类中是最低碳的,零排放。但目前的困境在于,我们还未能找到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至少农村秸秆的大规模集中应用在商业上是否可行是很值得怀疑的。

  资料显示,就总资源量来说,我国农林废弃物可年产出8亿吨标煤能量;边际性土地种植能源植物可年产出或替代6亿吨燃油,6up现有资源中至少2亿吨被就地焚烧了;每年还有2亿多万吨林地废弃物未被利用和构成火灾隐患。如能有效利用,这些资源就足以实现二氧化碳减排数亿吨。

  2007年前后,国内掀起了一股生物质发电的热潮,一批秸秆发电厂相继建成。从实际运行效果看,大部分电厂都面临入不敷出的危险。山东京能生物质发电有限公司的2.6亿元项目每年亏损近2000万元,还有不少电厂在建成后干脆就没有投入运营。

  燃料成本过高是最主要的原因。大多数项目在可研报告中预测秸秆到厂价为每吨150元,但实际上我国小农经济不同于西方大农场,同众多小农户的交易成本很容易被抬高。农民卖给秸秆收购站的价格就已达到150元,收购站再加上必要的加工费等,到厂价已达250元以上。加之农作物秸秆收获季节性强,大量储存占地较多,并需要建设防火安全设施,在加工、堆放、装卸过程中又不可避免地发生一定的费用和损耗,最终秸秆入炉价格已在300元以上,发电成本被抬高到0.90元/度。

  李定凯认为,前些年各地上马生物质发电厂实际上是在盲目照搬西方经验,在我国小农经济条件下,利用生物质发电并不是发展方向。将生物质压缩成便于运输的块状自用或供应城市取暖,以替代部分煤、天然气达到节能减排的目标,可能是更为现实的选择。